全  国  服  务  热  线

400-135-8881

法  院  旁  听  热  线

010-65206156

违建拆迁

昌运律师提醒您,应对强拆纠纷最好的武器还是法律!

2016-09-16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
导读

武汉足球场事件再次给我们一个警示:知法、懂法,学会运用法律,是保护自身财产安全的必要手段。跟着法律在我们大家日常糊口中越来越施展出重要作用,可以说,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可能需要受到法律的规范与约束,当然...

timg.jpg

        随着法律在我们大家日常糊口中越来越施展出重要作用,可以说,每个人的任何行为都可能需要受到法律的规范与约束,当然受到法律的保护。如何让法律保护自身的财产安全,将是每个公民、每位投资者必需要高度正视的事情,甚至是自身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在武汉足球场的案件中,投资人不懂得依赖法律来维权,在《责令限期拆除通知书》下达后,没有要求听证,也没有进行复议,更没有通过行政诉讼的方式来维权自身的权益。导致终极上千万的投资被拆除。其实不能不让人惋惜!

        足球场的修建有无法律依据?
        看问题看本质,我们仍是要从以下两个方面进行解析。
        对于投资者,这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一个血的教训!那么,如何让这种事件不再发生,投资者如何才能保护好自己的财产,不让它经受让种风险?       

        1、在这个巨额投资的决议计划中,法律的风险评估本来应当成为决议计划的基础,从本事件的相关信息来看,投资人的决议计划前、实施中,根本就不懂得利用法律来维护自身权益。
        2、在相关部分下达休止建设的通知后,仍旧进行建设,这就是一种不懂法的表现。这样做的结果直接导致投资受到损害。
        3、谜底只有一个————不懂法!
        作为投资人,如何保护自己的财产不遭受这种损失。
        根据《城乡规划法》的相关划定,即便是违章建筑,也不是一拆了之,完全可以予以没收或者通过罚款补办手续。应该说,这片本来是绿化用地的土地,政府对于成为垃圾场地没有任何表示,有关部分是存在不作为情况的。在绿化用地上建设体育举措措施是否违背用地规划和其他规划,相关部分也可以进行评估。假如通过评估,以为符合国家宏观政策,那么完全可以通过行政处罚,要求投资人补办手续,这样,即维护了法律的严厉性,又增加了教育举措措施,同时也让投资人的损失降到最低,实现社会资源的最大效用。
        作为政府机关,是否一拆了之?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个题目,我们是否也可以从中得到启示?
        另外,在强制拆除的程序方面,根据法律划定,应当先由城乡规划主管部分或者其授权组织向当事人下达限期拆除决定书,当事人逾期不拆的,政府或者政府责成的有关部分方可为强拆行为。在考量城管行为正当性时应当留意程序正当是行为正当的重要决定因素。
        更有论说如“铺张资源”等,固然足球场的修建改善了垃圾堆放的题目,从结果上看,它可能是“善”的,但结果的“善”无法改变行为的“恶”,不能以此作为规避法律的理由,而欲实现正当和效益的双赢,也应走正规的法律途径来修改规划、报批、获许云云。
        再看《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二十一条的划定,城管对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的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举措措施,有权责令立刻休止施工,并同时下达限期拆除通知书,责令当事人在规按期限内自行拆除。该条第二款划定,逾期不自行拆除的,由区政府和管委会责成相关部分按照划定强制拆除。由此可知,城管部分享有的是“行政处罚权”而非“强制拆除权”。至于区城管是否被授权实施强制拆除,还需进行进一步的考究。
        根据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发布的《城市治理执法办法》第八条的划定,城市治理执法的行政处罚权范围包括住房城乡建设领域法律法规规章划定的行政处罚权,这一部分规章看似对区城管的行为进行了同一授权,但是应当留意到,该规章的施行时间是2017年5月1日,而城管的强拆行为是在2017年3月份作出的,根据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城市治理执法办法》无法为城管的执法行为提供法律依据。
        城乡规划主管部分作出责令休止建设或者限期拆除的决定后,当事人不休止建设或者逾期不拆除的,建设工程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责成有关部分采取强制拆除等措施。可见,有权对违章修建行为进行认定和处罚的行政主体是“城乡规划主管部分”,根据《行政处罚法》第十七条的划定,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可以在法定授权范围内实施行政处罚。那么,区城管是否享有法律法规授权的处罚权?是否有权下达《强制拆除决定书》并实施拆除行为呢?
        根据新闻报道,武昌区城管委经研究,依据《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的划定和《武汉市控制和查处违法建设办法》第二十一条的划定,对球场部门举措措施进行了拆除。实在,拆除行为更有力的依据是《城乡规划法》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八条的划定,根据划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城乡规划主管部分对城乡规划的实施情况进行监视检查,有权责令有关单位和职员休止违背有关城乡规划的法律、法规的行为。
        城管强制拆除行为是否正当?

        首先,从该政策性划定所针对的对象或者说受众是文件抬头部门的主体——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也即该文件是对这些政府机关公共事务治理行为的引导,而非对社会公民及法人的详细行为的规范和调整。

        另外,从法理学的角度分析,国务院2014年46号文件属于政策性法规或行政法规,而《城乡规划法》属于法律,在法律位阶上,后者高于前者,因而,城市主场公司不能以低位阶的国务院文件中的划定来对抗高位阶的《城乡规划法》中关于用地程序的相关划定。同时,由于法律对相关题目已经有明确的划定,在无显著个案不公或者更强理由的情况下,不宜合用法律原则来进行调整。所以城市主场公司也不得以公平原则、效率原则等进行抗辩。

        据城市主场(武汉)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市主场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该足球场的修建是遵循国务院2014年发布的46号文件《关于加快体育工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的指导进行的,纵观该文件,有可能成为该公司建设行为依据的是第三部门“政策措施”中关于“完善规划布局与土地政策”中的相关表述——“充分利用郊野公园、城市公园、公共绿地及城市空置场所等建设群众体育举措措施”,那么,这一政策划定到底能否成为城市主场公司修建行为正当化的依据呢?       

        根据报道可知,城市主场足球场所用场地原规划用途为城市绿化用地,而足球场作为体育用地,属于公共服务举措措施用地中的一种,将绿化用地建设为体育用地实际上改变了城市规划的详细内容,改变了土地利用规划确定的土地用途,根据《城乡规划法》第十七条和四十七条第二款的划定,绿化用地属于城市总体规划、镇总体规划的强制性内容,各级政府规划修改涉及绿化用地的,须要依照严格的法律程序进行,即便是修改方案的编制,都须经原审批机关同意后方可进行,城市主场公司作为社会个体,首先不是政府机关,不能成为规划修改的行为人,其次未经任何审批程序,在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情况下就擅自进行修建,各个方面在程序法定性要求上都是不符法律规定的。
        也就是说,前述政府机关主体应当在处理相关事务时,遵循该文件的指导思惟和发展目标,在宏观政策的引导下进行详细行政行为,是对特殊主体的职务行为进行指引的规范性文件,城市主场公司作为商事主体并不能成为该文件的引导对象,不能依据该文件的划定“自我授权”进行球场修建行为。即便从社会效益上来说,该修建行为确实“变废为宝”,但却因违背程序法定原则而应被认定为违法行为。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拆迁团队成员
谢正隆在此强调,懂法是保护财产的必要手段,也希望广大人民在权益受到损失的时候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去维护自己的权益。

        (北京昌运律师事务所/文)

相关阅读

相关栏目